爸爸的譴責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0-12-13 18:14:00

前些年,約莫兩三年前,家裡的電熱水爐子,因為經常光開,燒熱而未立刻使用,給燒壞了。結果,基於爸爸的儉省,家貧,山人自有妙計,以大湯鍋和水壺熬水。大至爸爸,小至妹妹,誰要洗澡,均耐心等待十五至三十分鐘,小心翼翼地,來回四次,兩手搬動滾燙,倒進浴室,那水藍色,自我出生便使用至今,平常為小孩洗澡,長形的浴盆。爸爸則用他自己的紅色小圓盆。我最最怕搬那高且寬的湯鍋,這和現在替塑料水壺充熱水的怕是一樣的,怕燙到手。後來,更歷害的是,為了抵禦寒冷,省時方便,爸爸從家庭用品店買來一根兒名為電棒的玩意兒,一股幹勁,宣揚玩意兒的好處妙哉,把它插進湯鍋,等待片刻,水也就熱起來了。再過了一段時間,大舅的朋友恐龍家裡剛好有一部電熱水爐子,也無用,便與人,與我爸方便,然事無大小,遑論是誰,都是有代價的。與其千算萬算,不如不算,與其左閃右避,自欺欺人,不如坦誠面對,因此,爸爸也就躲不開當天為大舅恐龍的煙酒,送恐龍一部撿來的舊款手機,安裝後的小小心意等開銷了。從此,無用驚心動魄,卻因為電熱水爐,先要在室內開關,費十幾分鐘至半小時不等,讓爐子熱起來。然熱能維持有限,仍然需要分秒必爭,洗頭洗身洗臉,此三洗,時間要拿捏,分配得好,否則需忍受冷下去的淋浴,或干愣在浴室,等著那像奧特曼般,一關上爐子開關,即閃動不停。看著惱人的紅燈停下來,或洗洗停停,將就,湊合著只能有十來秒光景的熱水。洗澡之麻煩之不足,僅此而已。   所以,每次,我也早早亮著熱水爐子,非要過了半小時,四十五分鐘,一個鐘頭,才去洗澡。原因有三,為了水滾燙,滾燙持久一些,無需白忙,零碎瑣事,磨磨蹭蹭,洗澡必遲。這就麻煩了。家裡必有兩個好事者,一個催你,煩你,罵你,一個嘮叨是前奏,奏畢即付諸行動,偷偷摸摸,鬼鬼祟祟,冷不防,也不知會一聲,就把電熱水爐子給關上。前者是媽,後者是爸,後者之做法,令我討厭,生氣得很。準備得當,牽著內外衣褲上浴室,兩眼一望,燈未亮,和它一樣,臉色頓時一沉,氣鼓鼓的。如何不滿,然好此道的兩人,閉目塞聽,自以為是,你怎麼樣不管,他們也還是這個樣兒。   昨天下午,正要洗澡的時候,又發現熱水爐子被關掉了。趕快亮著,然後斥責爸爸多手。他這人也並非省油的燈,立刻反唇相譏,怕費電、交電費,說自己正在晾曬衣服,不想被炸死,並搬出那些他記得滾瓜爛熟,反覆重複不知多少遍的新聞報導內容,還有專家話(這話即普通話講的意思),會爆炸。前不久,報紙上刊登了一段新聞,記述了某家庭電熱水爐子爆炸的事,這事兒他知道,還以此當作自己的論據,卻忽略了兩點,一,是那爆炸的電熱水爐子被開了達七十二小時之久,第二點,爆炸或與爐子本身的殘舊老化有關。以偏概全,引以為誡。我在生氣,回答說:我不要只聽你的,你就把那些專家話,和與此相關的資料拿給我看看吧。及至我關上門以後,他依然津津樂道自己那套陳腔濫調,理據猶欠的專家話。當我真的覺得吵鬧、煩人,忍不住了,說出你要說就回小西灣(我奶奶,他媽住的地方)說去,他才肯閉嘴無言。有時候,當面對那種言論上自嗚得意,糾纏不休的人,若道出他的死穴,或平常避而不談的話題,效果好壞參半,風險自負。或突然臉如關公,揮拳踢腿,發瘋發狂,或沉如黑炭,滿嘴苦瓜,一言不發,一副憂鬱狀。我爸則多為後者,我倒不管前後,以理為先,以理為言。之前這電熱水爐子的按扭出了問題,讓水電師傅修理。爸爸曾問熱水爐子開著,開的時間長會否出問題,還記得那師傅的回答說,這爐子設有恆溫系統,當水熱以後,電動自會停止。這麼說,爸爸的嘮叨嘀咕,不管是電費還是爆炸的過慮,也豈不都是世間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?看來是該記的刻意遺忘,拋諸腦後,認準好些片言隻語,自以為對,洋洋得意。一面之詞,和信口雌黃,胡說八道,實在無多大分別。   爸爸的這種牛脾氣,思想,性格之偏執,倔強,也許和他的童年經歷,有一定的關係。兩年前,那年暑假,奶奶中風進醫院,為了方便,懷緬,我到奶奶家住了幾天。人是守不住話的,而所謂秘密,我以為,只有自己知道,絕不告訴任何人,才安全,算得上是秘密。閒談中,姑姐告訴我,爸爸小的時候,因為爺爺的士,奶奶傭工,他的父母都要為兒女,為生活工作,將爸爸交給我爸的奶奶照顧。誰知道,親情之中,也有算計。在這位奶奶的手中,我爸飯菜無好,照顧根本與悉心,妥善沾不上邊兒。皮黃骨瘦,不乏病痛,又因為奶奶對照看費用的苛求,把我爸她媽惹火,一氣之下,抱回孩子,寧願辭職,愛與關懷。當然這愛與關懷,究竟有多濃有重,需要以事實,和當事人的所知所感去反思和體味了。所以我認為,雖當時爸爸還是個小孩,然往往是童年諸事,令人記憶猶深,影響深遠。故令他人到半百,依然故我,來情感之偏激,思想之偏執,言論之偏頗?偏食不好,更何況此三偏呢。從我爸的遭遇之中,其實也就揭露,反映了一些當時以至現在,幾十,幾千年仍舊存在,關於育兒,和身為父母,其愛的付出,照顧,責任等問題,稍作思考,應能有所獲得。   古人說,腹有詩書氣自華,又言,人到無求品自高。這些話有理,好聽,然生活中的人,卻不一定都如此。君不見多少所謂讀飽書的東西,其言行之齷齪骯髒,遠比不上一快餐店服務員,服裝店售貨員,來得敦厚坦誠?君不見好些上了年紀的老人,視茫發蒼,皺紋臉上,緩慢行動,然別人身體碰撞,哪怕是言語上的無心之失,也非要臉紅耳赤,像人有多大膽,地有多大產,話有多難聽就有多難聽,聽得旁人直瞪眼,彷彿要爭一長短似的,罵街罵得污言穢語滿天充斥,在此等無聊,自討沒趣上爭個你死我活?正如我爸,他言行表現的貫徹,實行,在喂貓上可見一斑。明知家裡有些貓吃了罐頭會拉肚子,拉稀漿子,然昨天這個因家裡貓達八隻之多,為了表達不滿或其他,平時早已連貓糧也不喂,置之不理,能讓貓餓著喊著的余華,當他吃著茄汁沙甸魚時,不知是哪來的人來瘋,皇恩浩蕩,搞出幾小塊喂貓。我一看見,立刻斥責。後一隻名為阿士堂的貓,也不管大小男女,常欺負其他貓,當時它正追逐年紀最小的妹釘,我趕、把阿士堂扔到地上,這時候,我爸開口了:若要扔,應該扔出門口,這樣不管用。我答道,別光說不做,我怎麼做,是我的自由。指桑罵槐,是他慣用的技倆,對我而言,是他鬧自己的笑話而已。說一套做一套,純粹因為自己喜歡,就想嘛法是嘛法,任意妄為,亂來一氣,都是爸爸,或可以這麼說,是好些人的通病、壞習慣,也正是我所厭惡,憎恨的。至於為貓為人,都是一樣,莫以大欺小,恃強凌弱,不過欺壓,為人不恥。處事為人,離不開理。我爸,其情感,思想,言論的問題,人愈年長,或對人與事多看化,看剔透一點,能有所改善,然若要來個思想改造,完全把錯誤糾正,肯定是不可能的了,難免有點癡心妄想的意思。此為野草燒不盡,春生吹又生矣。何況本性?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啊。其身不正,試問誰會心悅誠服?與其幼稚維持,多嘴多舌,好幸災樂禍,愛逞言論的威風,離經叛道,自娛自樂,自欺欺人,不如認真誠實,虛懷若谷,學習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——明理認錯。   古人言:「家人有過,不宜怒,不宜輕棄,此事難言,借他事隱諷之;今日不語,俟來日再警之。如春風解凍,如和氣解冰,才是家庭的典範。」這話寫得很美,有一定參考價值,然上述之全部,我都是反其道而行的。家人有過,視乎其過之大小輕重,怒氣不同。至於生活中事,於我,無難言處,明隱,冷嘲熱諷,都常被我用上,也不等來日,或稍等幾分鐘,周圍安靜下來,有一個較好的言談環境,不吐不快。看來我是秋風寒冬,非家庭之典範矣。也罷,對如此循規蹈矩,死守法則的典範之名,半點兒興趣也沒有。家庭應該無秘密,無需遮遮掩掩,圖表面融洽。喜怒哀樂,七情六慾,選擇自由、坦誠,由心抒發。有些人好寬人律己,有些則愛寬人寬己,我呢,由心記住了以責人之心責己,以恕己之心恕人這話,然生活中,表面上,都多是律人律己,初錯作罷,再犯嚴懲,偶爾寬容處之。這又何樂而不為呢!俗話常說,父愛是深沉,這或和不少男人,本身不懂得表達心中的愛有關。雖未為父,然我敢說,自己的愛也是深沉,卻每每以批評斥責盡現、流露,其中,又何嘗不是自己對爸爸媽媽,每位心著疼著的家人的愛與關懷?凡此種種,又有誰知?爸爸是爸爸,這是系屬孩子一生的牽掛。儘管日常生活中,我以他姓名,聲聲余華地叫他,然喊在心裡的,始終是爸爸。斥責爸爸時,自己曾說了這麼一句話:事物並無美醜,視乎,在於本心。心能怎麼感受,體會,自有怎麼樣的醜相,自有怎麼樣的美麗。  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早   9:27pm

TAG:

 

評分:0

我來說兩句

顯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日曆

« 2017-11-20  
  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
我的存檔

數據統計

  • 訪問量: 68
  • 日誌數: 2
  • 建立時間: 2010-12-13
  • 更新時間: 2010-12-20

RSS訂閱

Open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