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柳永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0-12-03 18:09:39

 卜算子漫  柳永  江楓漸老,汀蕙半凋,滿目敗紅衰翠。楚客登臨,正是暮秋天氣。引疏碪、斷續殘陽裡。對晚景、傷懷念遠,新愁舊恨相繼。脈脈人千里。念兩處風情,萬重煙水。雨歇天高,望斷翠峰十二。盡無言、誰會憑高意?縱寫得、離腸萬種,奈歸雲誰寄?  此詞為摹寫羈旅行役和離情別緒的佳作。全詞以真摯、濃厚的情意和流利的詞筆,描寫了游宦異鄉的客子在暮秋時節登高懷人的情事,抒發了異鄉客子對伊人的深切懷念和望而不見、傳書無憑的淒苦情懷。詞的上片以客觀景物描寫為主,下片以抒情為主。  起首兩句,是登臨所見。「敗紅」就是「漸老」的「江楓」,「衰翠」就是「半凋」的「汀蕙」,而「滿目」,則是舉楓樹、蕙草以概其餘,說明其已到了深秋了,所以接以「楚客」兩句,引用宋玉《九辯》悲秋之意,用以點出登臨,並暗示主題。  「引疏碪」句,續寫所聞。秋色凋零,已足發生悲感,保況耳中又引進這種斷斷續續、稀稀朗朗的碪杵之聲,在殘陽中迴盪呢。古代婦女,每逢秋季,就用碪杵搗練,制寒衣以寄在外的徵人。所以在他鄉作客的人,每聞碪聲,就生旅愁。這裡也是暗寓長期漂泊,「傷懷念遠」之意。「暮秋」是一年將盡,「殘陽」則是一日將盡,都是「晚景」。下面即正面揭出「傷懷念遠」的主旨。「新愁」句是對主旨的補充,說明這種「傷」和「念」並非偶然觸發,而是本來心頭有「恨」,才見景生「愁」。「舊恨」難忘,「新愁」又起,故曰「相繼」。  過片接上,直寫愁恨之由。「脈脈」,用《古詩十九首》:「盈盈一水間,脈脈不得語」之意。相視,則是兩人對認,也就是彼此懷念之意。「兩處風情」,從「眽眽」來;「萬重煙水」,從「千里」來。  「雨歇」一句,不但是寫登臨時天氣的實況,而且補出紅翠衰敗乃是風雨所致。「望斷」句既是寫實,又是寓意。講雨過天開,視界遼闊,極目所見,惟有山嶺重疊,連綿不斷,坐實了「人千里」。講那位「旦為朝雲,暮為行雨」的巫山神女,由天氣轉晴,雲收雨散,也不見了,是寫虛。「望斷翠峰十二」,也是徒然。這又不但暗抒了相思之情,而且暗示了所思之人。  「盡無言」兩句,深進一層。「憑高」之意,無人可會,惟有默默無言而已。「憑高」,總上情景而言,「無言」、「誰會」,就「眽眽人千里」極言之。憑高念遠,已是堪傷,何況又無人可訴此情,無人能會此意呢?結兩句是說,此意既然此時此地無可訴、無人會,那麼這「離腸萬種」,就只有寫寄之一法。可是,縱然寫了,又怎麼能寄去,托誰寄去呢?一種無可奈何之情,千回百轉而出,有很強的感染力。「歸雲」,漢、晉人習用,「憑歸雲」即乘歸去之雲的意思,此處是無人為乘雲寄書之意。  此詞藝術上的特色主要是襯托渲染的手法和宛轉往復的情思。詞的上片,取正襯的手法,以苦景寫悲懷,同時又將淒怨之情灌注到客觀的景物中去,以悲寫悲,渲染烘托出濃烈的悲苦氣氛;下片寫出了詞人感情上的波瀾起伏,採取了總起總收、間以分述的筆法,以使感情的抒發層層逼進,步步加深。

TAG:

 

評分:0

我來說兩句

顯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日曆

« 2017-11-24  
  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
數據統計

  • 訪問量: 71
  • 日誌數: 2
  • 建立時間: 2010-12-03
  • 更新時間: 2011-01-11

RSS訂閱

Open Toolbar